85岁作曲家陈钢:穿爱马仕橙、玩跨界、写完《梁祝》60年后写《情殇》

85岁作曲家陈钢:穿爱马仕橙、玩跨界、写完《梁祝》60年后写《情殇》

85岁作曲家陈钢:穿爱马仕橙、玩跨界、写完《梁祝》60年后写《情殇》
“两情若是悠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在作业室里,85岁的作曲家陈钢唱起这两句。秦观《鹊桥仙》的名句,曾被父亲陈歌辛用锡剧写过。父亲逝世后,母亲常常唱起。上一年,陈钢的交响诗曲《情殇——霓裳骊歌杨贵妃》在“上海之春”首演,序幕和结束,皆是这两句词,由昆曲艺人沈昳丽唱起。“杨贵妃的故事不是‘长恨歌’,是‘长爱歌’。不要哭哭啼啼,我想体现的是爱情不死。”陈钢说。很多人没想到,在陈钢和何占豪一起编写的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诞生60周年之际,这位耄耋白叟还能捧出新作,给观众惊喜。本年恰逢陈钢从教60周年,陈钢交响著作音乐会《贡献》将于10月18日晚在上音歌剧院表演,《梁祝》和《情殇》将同台表演。陈钢说:“《梁祝》的精力是破茧成蝶,60年后要用新著作去回应。我很快乐《情殇》没有重复《梁祝》,《情殇》对得起《梁祝》。”薛颖佳演绎钢琴协奏曲《梁祝》被访者供图昆曲跨界交响乐,写出不一样的杨贵妃陈钢的作业室藏在上海音乐学院校园里。绕过几幢不起眼的矮屋,爬上狭隘的木质楼梯,昂首是遍及的藤蔓,垂头是水缸里的两尾金鱼。开门进去,陈钢正跟学生们沟通。房间虽小,全按作曲家的主意装饰:挑高的房顶、古拙的壁炉、满墙的书和唱片。最吸睛的是房间斗胆的配色:墙面是黄色的,拼接瓷砖是粉色的,窗布是五颜六色条纹。“我喜爱撞色。”陈钢说,“一撞就有火花,就吸引人。”陈钢坐在椅子上,穿戴赤色格子衬衫,发型一丝不苟。陈钢作业室一角 吴桐 摄两年前,在他的“年月芳华”专场音乐会上,他穿一身“爱马仕橙”上台。“谁说作曲家就要邋里邋遢,把自己搞得像饱经沧桑的姿态,我便是喜爱年青时髦。”《情殇》的总谱刚出书,规划被陈钢“枪决”过好几稿。去掉了繁琐的图画,只用绿底金字,简略的颜色磕碰。“金色很合适杨贵妃。至于这绿色,标志着爱情的长青。”在音乐上,《情殇》也是一种磕碰——昆曲遇见交响乐。十年前,陈钢就想过以杨贵妃为主题写一幕清唱剧。创意来自意大利作曲家梅诺蒂的《电话》,女主角在舞台上以打电话的方式回想往事。“本来一个人也能够演歌剧。我脑海里浮现出杨贵妃临死之前,在马嵬坡回想自己终身的场景。”主意有了好几年,一直没落笔,直到和昆曲艺人沈昳丽先后合作了“戏曲风三重奏”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》《惊梦》《三轮车上的小姐》,《情殇》的端倪也逐渐明晰起来。昆曲精美、入味,交响乐庞大、有体现力,他要让昆曲跨界交响乐,编写出一个中西结合、古今融合的杨贵妃。上一年,陈钢交响诗曲《情殇——霓裳骊歌杨贵妃》国际首演 蒋迪雯 摄回想起来,早在牛棚年月里,陈钢心中就种下了昆曲的种子。那时分,他曾偷偷去探望昆曲表演艺术家俞振飞,在他黑乎乎的屋子里一架钢琴上弹奏出自己仅有熟知的昆曲曲牌【皂罗袍】。“我说,俞伯伯,昆曲那么美,总有一天我会把昆曲和交响乐结合起来。”《情殇》除了序幕和结束,分三部分,分别是舞宴、惊变、埋玉。舞宴是云想衣裳花想容,两情相悦;惊变是风云陡起,陈钢用了许多现代作曲技法,体现战场,体现贵妃心里慌张、无法、苦楚;埋玉最为挂心,陈钢用了昆曲曲牌【集贤宾】的调子,是悲惨的低声、死前的独白。在《情殇》里,沈昳丽舍去美丽戏装、美丽的身段,化身一件“乐器”,只用音乐来传递心情。杨贵妃与唐明皇诀别,乐队走向高潮,她一句念白“陛下、陛下、三郎”痛彻心扉。结束,冲击乐手竭尽全身力气向大锣上一捶,让观众如梦初醒。上一年,陈钢交响诗曲《情殇-霓裳骊歌杨贵妃》国际首演 蒋迪雯 摄音乐里没有情,终将被人工智能代替写过祝英台、王昭君、杨贵妃,有人问陈钢:怎样总写古代女人?陈钢引证作曲家瓦格纳的话说:女人是人生中的音乐。女人集爱与美于一体,是艺术永久的论题。“梁祝是芳华懵懂的纯情,王昭君是厚意,杨贵妃是悲悯之情,她们体现出不同层次的爱与美。”他回想起自己写《梁祝》的时分,只要24岁,爱情经历空白。“祝英台便是我的爱情,幻想中的爱情。”《王昭君》1986年由日本小提琴家西崎崇子在上海首演,被誉为《梁祝》姊妹篇,这次音乐会将由小提琴演奏家黄蒙拉表演。陈钢心目中的王昭君,愈加深入,传递出一种经过了人生崎岖的大爱。而《情殇》,写的不仅仅是杨贵妃的爱恨情仇,陈钢期望它能逾越杨贵妃,传递对人类的悲悯之情,一种“念六合之悠悠,独怆但是涕下”的感触。陈钢拿着《情殇》总谱 顾凯 摄一个“情”字,贯穿了陈钢创造生计的一直。“创造离不开情,无情不成乐,无情不成文。”上世纪80年代初在美国,他曾被约请倾听一场今世著作音乐会。他赞扬音乐会丰厚了音响的调色板,却质疑作曲家被技巧牵着鼻子走,听不到心里的声响。“马克思让我们警觉‘人的异化’,关于作曲家而言,便是不要被技巧所操控,要表达真情实感,承受观众的反应。”现在,人工智能越来越兴旺,能够在极短的时刻内写出各种曲风的音乐。“音乐家要怎样才能不被人工智能抢走饭碗?大约最终仍是要靠贝多芬所谓‘由心到心’。”陈钢说。他十分推重傅雷写给儿子傅聪的话:“榜首做人,第二做艺术家,第三做音乐家,最终才是钢琴家”。他说,一个作曲家的终身,无非是“知道你自己、发现你自己、体现你自己”。他回想起那些巨大的经典的著作,那些经常让他轰动的著作,无不充溢“心里的声响”。文革中损失庄严与品格之时,他关紧房门听的一曲马勒《第四交响曲》救了他。“它的慢乐章听了一遍又一遍,在其间得到了安慰,从日子的泥沼中将自己拔了起来。这便是音乐与人生的联系。”黄蒙拉演绎小提琴协奏曲《王昭君》被访者供图85岁的陈钢还在写。疫情中,他为黄蒙拉和他的弦乐四重奏创造了一系列著作,他等待这些著作表演,承受观众查验,承受时刻查验。“评判著作仅有的规范便是时刻,期望我的著作活得比我长。”

admin

发表评论